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的风骚妈妈
我的风骚妈妈

我的风骚妈妈

我的美妈妈名叫沈玉梅,爸爸名叫杨烨,妈妈是个开朗却保守的女人,但由于长相貌美身材又好,总有些哥哥和叔叔想要上她,妈妈的性欲很强,身体也十分敏感,只要干上就会忘记自己在做什么,于是那些哥哥叔叔才会有机会得逞。

  妈妈开着小车载着我去洛杉矶市里,到那里之前,我们会先去旧金山玩一下,开了大约6个多小时后,妈妈把小车开进一个加油站,给小车吃饭,顺便我们也填填肚子,加油站的隔壁就是一家小旅馆,今晚我们就打算在这里过夜。

  小旅馆的房东是一个40多岁的美国人,他长的很矮,偏胖,胡子剃得很干净,一双眼睛色迷迷的总让人觉得很猥琐。

  今天的妈妈穿了一件V字领的T恤,领口开的低低的,里面白白的肉棉花花的挤出来,不是那么夸张,但一眼看上去就是那么的柔软,让人想入非非,房东一般是不出来的,接待什么的都是交给前台的姐姐,不过那个姐姐应该是不懂中文,而妈妈连小学都没有读过,除了Hello,baybay,其他的就有点抹黑了,于是会一点中文的房东跑出来说:“美丽的小姐,请问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。”

  死老头的眼神有些涣散,余光都集中在妈妈的胸前了,美国的女人身材也不都是传闻中的那么好,尤其在这种偏僻的地方,美女真是有限,像妈妈这样娇滴滴柔柔弱弱的女人是很勾引美国男人性欲的,房东开始咽口水了。

  妈妈微笑的说:“我们需要一件双人房,干净一点的。”

  “好的,你们的房间在3楼,这是钥匙。”房东办好了之后说道:“珍妮,你带她们去三楼的客房,把房间收拾干净。”

  珍妮说:“好的。”

  进了房间后妈妈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,我打开平板电脑和小华他们玩视频,告诉他们我在美国的事情,当然还有游戏破纪录的事情,妈妈出门买了些零食饮料,还定了晚餐,回来后天已经暗了,吃了晚饭后妈妈进到浴室里面洗澡,我还是在玩游戏,但是一会房东进到房间,他是有钥匙的竟然不敲门就进来了,万一妈妈在脱衣服、并全身都脱光了怎么办,岂不是都给他看光?我无语的看着他,他似乎还觉得这很正常,乐呵呵的跑进来问我:“嗨,小家伙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我懒得理他,用英语说:“我的英文名叫Ted。”然后用德语说:“不懂礼貌的老色鬼,下次进来敲门。”

  老东西应该是听不懂德语的,像我们高等名校的学生,最普通的都是要学4国语言,像我这种尖子班基本免学费的天才自然是从小8国语言起学,我觉得自己的智力已经和普通二十几岁的成年人相当了,所以平时对这些无聊的人都懒的理。

  房东见我会说英语,高兴的说:“小家伙,想不到你的英语这么流利,你们中国的小孩真是了不起,还会说我不懂的外语…噢,对了,我叫webb,你的妈妈对我们的房间还满意吗。”

  我懒得和他多说话,问说:“韦伯大叔,你过来有事吗?”

  他估计也没有想过像我这样小的小孩会有这么多情绪,于是说:“我们旅店的服务是有帮助顾客统一清洗衣物的,请问你的妈妈有什么需要换洗的衣服还有内衣吗?”

  我靠,老东西是想要我妈的内衣,有够无聊的,我看着他说:“不用了,衣服我们自己会清洗的。”

  “噢,是吗,那太可惜了。”韦伯一脸惋惜的说。

  韦伯出去后我就在想,从刚才不敲门进入房间,和索要妈妈换洗的衣物来看,这个韦伯应该是知道妈妈是要洗澡或正在洗澡,可是他怎么知道妈妈洗澡了?难道旅店的浴室有监控设备,那妈妈完美的身材岂不是被老色鬼看光光了。

  算了,小孩子不管大人的事,我继续打游戏,妈妈洗好澡走出来,身上仅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,将两团乳峰及下面包裹,露出白皙无暇的玉肩和修长的美腿,刚出浴的妈妈脸上有些潮红,皮肤也白里透着淡粉,真是美极了,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,我老爸真是赚到了,当初几百块的礼钱就把妈妈这样的美女娶到手。

  妈妈把头发擦干用毛巾裹住就躺在我的旁边看电视,她的两团美肉被浴巾裹的挤在一起,深邃的乳沟划出一道美丽的曲线没入,让人看不到尾更加的遇火难熄。

  可惜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,玩了一个大通关就累的睡着了,妈妈也躺在我的旁边,不知道睡到几点我听门又被什么人打开,吵得我醒过来,妈妈也醒了她以为是旅店的服务员进房间打扫卫生想让他们出去,不要打搅自己休息,我晕,这里可不是我们平时住的五星大酒店,哪来这么好的服务。

  妈妈一看进来的竟然是房东,立即有些生气的坐起来说:“房东先生,你进屋怎么不敲房门,你不知道这样很没有礼貌吗。”

  房东进屋后,贼兮兮的眼睛看着妈妈露出部分的乳房,淫笑着说:“嘿嘿,我有钥匙自然是可以自己进来,还需要敲什么门呢。”

  “你,你怎么这样…”妈妈气的无语了,碰到这种外国无赖,真不知道和他说什么好。

  “美丽的女士,不要生气,你先看看这个,我想会有无数个男人会希望看到它的。”房东拿出了一步手机,让后播放了一段视频,正是妈妈在浴室洗澡的视频,我眯着眼睛偷偷看过去,老东西播放的内容竟然是妈妈在浴室里自慰。

  看到这些的妈妈身体有些颤抖,害怕的说:“你们这家黑店,竟然在浴室装摄像头,这是违法的。”

  房东淫笑的说:“话也不能这样说,如果被警察发现那自然是违法的,但没有被发现也就是合法,你看,现在我不就拍摄到了你的美景,也没有警察说我犯法吗?”

  “你,你流氓,无赖。”妈妈生气的骂着。

  手机还在播放着妈妈的视频,并从里面发出浪荡的呻吟声,房东把手机晃了晃,笑着说:“在我的电脑里还有更完整的,不知道我把它放到网站上会不会成为一件轰动的事呢,可能明天的报纸就会有中国辣妈在美国旅店空虚自慰的报道噢,这真是让人期待啊。”

  妈妈的小脸顿时白了,摇着头说:“不要,求求你不要这样。”

  房东挪了挪屁股,坐到妈妈的身边,搂住她圆润的肩膀,说道:“这么好的珍藏我当然是舍不得和被人分享,不过…”

 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妈妈问。

  房东看着妈妈深洼洼的乳沟,舔着嘴唇说:“这就要看你能不能让我满意了,这会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。”说着他抓起妈妈的下巴,恶心的舌头舔了舔她白净的脸颊,妈妈一脸厌恶的缩了缩头,但是下巴被死死的扼住的她根本逃不开,房东顺着妈妈的俏脸舔到小嘴,那柔柔的嘴唇让他砸吧起来,舌头一下子就进入她的口中,和她的丁香小舌搅在一起。

  妈妈无力的挣扎着,她害怕弄醒我也不敢使力,加上自己的把柄被对方掌握,只能无奈的承受着。

  房东放开了妈妈的下巴说:“美丽的女士,现在请你站起来,并把浴巾脱了。”

  我靠,老色鬼竟然让妈妈自己脱衣服给他看,我有点生气,但我一个小孩子却无力阻止,况且妈妈自慰的视频在他的手上,我想不出办法。

  “你不要太过分了。”妈妈生气的说。

  房东拍了拍妈妈的屁股说:“你也不想这些视频流传出去吧,如果是那样,就快照我的吩咐做。”

  妈妈无奈的起身,走到另一边床前,一手护住胸前一手慢慢将浴巾脱下,一瞬间,妈妈白白皮肤全部暴露出来,房东看的咽了咽口水,起身坐到那边的床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:“来,坐到我的腿上。”妈妈只得走过去坐下,他把妈妈护住胸口的手拉开,两只大手立刻就摸了上去,揉搓着妈妈娇嫩的乳房,嘴也开始吸她的嘴唇。

  “来,宝贝,把舌头伸出来。”房东命令着。

  妈妈闭着眼睛把柔柔的小舌伸出,房东像是看到什么美味一般,一口吃了上去,伸出舌头舔弄着,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露出狰狞的下面,美国人的鸡巴真是长的要命,比舅公的足足长了5公分,我真怕妈妈会受不了。

  老淫贼让妈妈握住他的鸡巴上下套弄,他自己一手揉捏妈妈的奶头,嘴也往下亲去一口将妈妈的奶子吃进去,嘬着,发出“啧吧啧吧”声,“oh,yeah,你的奶子真棒,中国女人的皮肤真是太滑了。”

  “不要不要捏,疼…”妈妈挣扎着想要推开房东,但是她的力量太小了,怎么会是房东的对手反而被他搂的更紧,他不理妈妈大力的揉捏着奶子,把妈妈娇嫩的奶子揉捏的变了形状,还使劲的往前拉扯,然后放手,让奶子弹回去上下晃动,然后又抓上去顺时针的揉着,一只嘴也不停的吸吮着另一只奶子,咬着妈妈的乳头玩弄。

  我看着真为妈妈心疼,房东玩了一会就开始摸妈妈的下面,妈妈的小穴柔柔的两片阴唇嫩得要命,手一摸上去鸡巴就开始跳动了,“妈的,这小逼真是水,比珍妮的还要嫩啊,今晚真是我的夜晚。”

  “噢!真是紧…珍妮的那里三个手指都不行,这里一个手指就要被夹断了。”房东已经把他的中指伸入妈妈柔滑的小穴,抠弄着,想让那里撑大点,可以容纳他的巨吊。

  “来,宝贝,帮我含住这里。”房东一手抓着自己的鸡巴,按着妈妈的头让她的小嘴抵住已经充血的龟头,鸡巴不断的在唇上搓着,妈妈被他弄得呼吸不顺,只好张开小嘴,那条又粗又黑的鸡巴一下子顶进妈妈的口中,在里面进进出出,龟头一下一下的碰撞着喉口,妈妈的脸顿时涨得通红,难受的晃动着脑袋,嘴里不断发出轻咳声,眼泪都咳了出来。

  “你的小嘴真是太棒了,我都舍不得离开了,就让我尽情的在里面发射吧。”房东说着,加快抽插起来,最后猛地一顶,所有的精液全都进到妈妈的食道里。

  我看的呆了,漂亮的妈妈竟然在帮他吞精,那浓浓的精液还顺着妈妈的嘴角溢出,滚落下来。

  房东又在妈妈的口中享受了一会,在把他的兄弟拔出,妈妈如释重负般轻咳着,用手不停的擦着嘴唇,那柔柔弱弱的模样看的房东有是一阵躁动,妈妈休息了一会说:“够了吧,这下你应该满足了吧。”

  妈妈你太天真了,看房东那淫样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你呢。

  果然房东淫笑的说:“嘿嘿,美丽的女士,就算我答应我兄弟也不答应啊,你看,它又开始兴奋了,你放心,等我真正尝过了你的味道就不会再骚扰你了。”说着,他拉起妈妈让她跪在床上,上身趴下,两只完美圆润的臀部高高的翘起,他抓着妈妈的两瓣臀肉向两边分开,让躲在里面的肉穴和菊花全部都展露出来,那粉红的唇肉粘着一些淫水,正兴奋的开合着。

  房东跪在床上,头伸在妈妈的两股间观赏着美穴上的嫩肉,他的鼻子都快要碰在上面,妈妈像是感觉到有什么进入体内一般,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,臀部也不停乱晃,房东一手抓着妈妈的肉臀一手则摸着妈妈的美穴,然后将中指伸入小穴里抠挖,弄的里面淫水直冒,湿滑的不行。

  “不要不要弄里面…”妈妈呻吟着,房东才不管她,变本加厉的把中指也伸了进去,两根手指在小穴里不停的搅弄着,旋转着,弄的那里一片狼藉,他提着已经硬的不行的鸡巴,在妈妈肉穴上搓动着,随后屁股一顶,那粗壮的鸡巴慢慢进入妈妈的小穴,直到整根没入。

  天呐,他的巨吊真的干进妈妈的小穴里了。

  “噢…”我看见妈妈难受又舒服的哼了一声,然后疼得直求饶:“疼疼。不要了快,快拿出去…胀死了,胀死我了…”

  “嘿嘿,不涨怎么会舒服呢,小淫娃,忍忍,一会就要你爽翻天。”房东淫笑着臀部开始前后活动起来,一下一下的顶着妈妈的美臀,鸡巴在妈妈的肉穴里一进一出的,带出泊泊的淫水不断从那里流出。

  “怎么样,我的鸡巴好不好,珍妮可是天天都想着它,可惜今晚我却来干你了。”房东两手抓着妈妈的小腰,从后面干着她的小穴,“啪啪…啪啪”的撞击声越来越快,妈妈的两团肉球也随着撞击的节奏不停的摇晃着,相互撞击着。

  “嗯…嗯好舒服,太爽了,干死我了…”妈妈淫叫着,已经被房东干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。

  房东抓着妈妈的肉臀往后一拉,自己坐在床上,拉着妈妈同时坐到他的腿上,两个人的下面还是连接在一起,妈妈的上身完全挺立起来,两颗饱满丰润的乳房随着上下的操动晃荡着,他一边干着妈妈的小逼,两手又捏住那对白玉的双乳,随着节奏上下搓着,两支食指顶着那对橙色的乳头,揉着圈圈。

  “小淫娃,怎么样,发浪了,刚才不是还不让哥哥干吗?今晚要操死你,操到天亮为止。”房东边干着妈妈,屁股扭动着一会已经坐到床边了,他两手抓着妈妈圆润笔直的玉腿使劲一提,竟将妈妈整个提了起来,顺势他也站了起来,妈妈被他一提慌张的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,两只滚圆的奶子一同照着他的胸膛挤压上去,在那里上下揉搓着,房东抱着妈妈,让她的整个身体就像是顶在鸡巴上一般,随着鸡巴的操动上下阵的厉害,妈妈被操的“啊啊”直叫。

  “啊啊啊…不要了,我要来了…这,这样,我儿子会醒的,噢…不要…快…要,要来了…快…快…”妈妈的浪叫声越来越大,两只环绕着房东的头颈抓在他的肩膀上,兴奋的指甲都掐进肉里,只听妈妈突然将身体仰起,抬头“啊……”的一声,两只悬着的美腿顿时伸得笔直,十只圆润的脚趾紧紧的扣着,小腰同时颤动的厉害,房东不管高潮中的妈妈,还在那里猛烈的抽插。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…啊啊…高,高潮了…高潮不来了,要死了…飞上天了…啊啊啊啊…”高潮中的妈妈已经有些疯狂,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袭遍全身,房东将妈妈放在床边,让她两腿美腿垂下,他则半蹲着继续的干着妈妈的美穴。

  “哈哈,这穴实在太美了,我,我也不行,来了,我要灌进你的小穴!”房东越操越快,阴囊不断撞击着妈妈的小臀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

  妈妈似乎感觉到他就要射精,连忙摇晃着美臀试图躲闪,嘴里叫着,“不要,不要射在里面,我会怀孕的。”

  “来,来了,宝贝。”房东似乎也不想自找麻烦,有在妈妈的肉穴里狂插了十几下后,拔出鸡巴迅速的将它操进妈妈的嘴里,把一泡精子全都喂进她的口中。

  高潮之后的妈妈浑身都软了下来,无力的趴在小床上,房东也是坐在旁边喘着粗气,他休息了一会后,又把妈妈拉起来,抱着她进到厕所里,接着就听到哗啦啦额水声,和隐隐伴着的“嗯嗯啊啊”声。

  房东一直把妈妈玩到凌晨3点,才满足的拖着两条狗腿离开,这时我也已经困的不行,看到妈妈全身赤裸的躺在对面的小床上睡着,我也很快的进入梦乡。

  第二天一早,妈妈准时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把我叫醒去吃早饭,可能是昨晚玩的太久,今早她都不停的打着哈欠。

  吃完早餐妈妈在前台退了房,就带着我离开了旅店继续旅程,而昨晚留给房东的视频将要陪伴他无数的打炮之夜。

【完】